村雨

【Fate/拉齐】Fate/Apocrypha Change【序】

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上次说的魔改文,上班不干正事。


参加过第一次东京圣杯战争的拉二顶了某理性蒸发的位置,但是御主并不是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来这一点后面会说到。


必须要说明一下,我个人是个飞哥痴汉+脑残粉,这个文就是为了从头开始修改那场圣杯大战而写的,所以提醒一下,喜欢某理性蒸发和某人造人以及讨厌飞哥的赶紧关了别往下看——看我文的都知道我不怎么黑人,除非你真的不怕死戳爆了我的怒点


除此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拉二已经开始“神化”了,人性被神性逐渐吞噬,应该说苍银里面就已经有了神化的苗头,那个时候神性B的话这个时候是B+,已经变得有点不像人了。


最后,这里黑方的Caster是霍恩海姆,对拉二有本能的畏惧,CP是喀戎,温厚敦和的老师和好脾气的师娘什么的,安利吃吗?


是正剧+谈恋爱,喜欢白贞的开心点,她不会瞎眼喜欢上一个人造人。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帮我翻原著真是辛苦你了孩子他妈……








Fate/Apocrypha Change


【序】


    王座之上坐着的年长男人,穿着一身墨蓝颜色的贵族长袍,被召唤者指定为“王”的Lancer优雅而庄重,肤色却仿佛失去血色一般苍白,而淡金色的长发更是诡异得仿佛划破夜空的闪电。


    王座之下,首先是穿着白色礼服的Berserker,少女粉色的短发间能看见额头上金属的独角,她用双手握着模样奇异的钢铁权杖,睁着一双迷离的眸子看向四周,类似某种动物的足尖因不安而并拢;其次是棕色长发的Archer,穿着久远时代的青铜半身甲,背上一柄长弓和与之相配的一筒箭矢,肩上的披风仿佛是用某种鲜活植物织就而成般,弥漫着令人平静的气息;再者是高挑而纤细的白衣Caster,长长的黑发丝绸一般垂在肩上,清秀的眉目间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倦意,金色的眼睛扫过了这个“王之间”的所有“存在”,最后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最后则是长发的Saber,璀璨银铠甲与和与之相比也毫不逊色的银色长发,作为战士的体格却算不上健壮,他模样俊朗,有着一双宝石般闪耀而温柔的眸子,胸前怪异的冷色纹路纠结成怪异的形状一路延伸至腰腹,背上引人注目的长剑被某种水流质感的布料包裹,而最为奇怪的,则是他的脖子上有一条手指粗细的链条,与长剑的剑柄维系在一起。


    除了不在此处被召唤的Assassin,本来应该出现Rider的地方依然闪着强光,然而却迟迟没有什么出现——作为Master的美丽女人微微蹙着眉头,琉璃般的绿色眼睛蒙上一层惹人怜惜的水光,她走上前去,高跟鞋的后跟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诱人的唇缓缓张合,叹息般吐出一声“Rider”,那声音令人心醉神迷,既像是少女在向情人撒娇,又像是严厉的姐姐在教训顽皮的弟弟。


    下一刻,仿佛是在迎合她的呼唤般,召唤阵中闪出一阵极为强烈的光芒,媲美太阳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昏暗的房间里一瞬间所有阴影都无所遁形,随后是大量的灵子聚集,在召唤阵中凝结出了一个人类的形状,然后有脚步声响起,在那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之中,有什么人踏出了召唤阵。


    那是个模样还带着些稚气的青年,棕色的短发,黄金的耳饰,拥有着神的能工巧匠竭尽全力之后雕刻出来的英俊模样,金色的眼睛仿佛由真正的黄金雕刻而成,皮肤被阳光亲吻成棕色,镶嵌着大块宝石的黄金腰带、腕甲与项链,无一不是显示着工匠能够做到的极致。他手上握着一根模样奇特的权杖,金蓝颜色相间,一头是弯钩的样子,但令人不为之肃然的是,这应该是Rider职阶的英灵,他的一只手与那根奇特的权杖上,正一滴一滴往下淌着血,而那些缓缓滴落的血液,很显然并不属于他自己。


    一股压迫力以青年为中心猛然爆发开去,不仅仅是在场的人类,甚至被召唤出来的英灵都无法抵抗这力量而跪了下去——这与最开始Lancer爆发的压力完全不同,若说后者是以“王”的姿态令人无法抗拒,那么这个Rider就是以另一种力量,散发出那样令人无法承受的重压了。


    “那个位置,”青年开口了,说话的语气冷漠得没有任何感情,他黄金的眼睛直视着王座之上的那位“王”,手上的权杖也随之指向那个年长者,“余很中意,也应该是余的东西,”他像是在说什么无比理所应当的话,“所以,Lancer,给余让开。”


    一开始便向“王”挑衅——这样的从者多半是不安于现状的存在,也恐怕是战斗中的一大不确定因素,Lancer的御主皱起眉来,模样秀美的年轻人把玩着手里的权杖,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受到了何种影响,强自挺直腰,向痴痴望向Rider的女人轻声道:“我亲爱的塞蕾尼凯啊,不告诉你的从者有关这里的现状吗?”他看上去温文尔雅,连说话也是彬彬有礼的温和模样,“这里已经有了一个‘王’,恐怕不需要第二个了呢……”


    还不等被称为“塞蕾尼凯”的女人回答,Rider便笑了起来,那笑容却仅仅浮在最表面,他甚至连声音都带着变声期似的沙哑:“没错,这里不需要第二个王,所以Lancer,将那个位置让出来吧。”


    “Rider……”被那种威压压得跪坐在地的塞蕾尼凯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轻轻咳嗽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意无意将雪白丰满的胸脯更加显露出来,她以这样的坐在地上的柔弱姿势伸手去碰触Rider的指尖,用几乎令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声音温柔地对他说道,“不要这么任性地违抗族长,听话,那位‘王’……可是真正的王,不要这么孩子气——”


    那双金色的眼睛移到了她的身上。


    塞蕾尼凯·爱斯科尔·尤格多米雷尼亚无疑是个美人,在刻意表现之下,她作为“女性”的魅力更是令人移不开眼睛,当她看到年轻的Rider望向自己时,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那是多么英俊而充满魅力的人,即使看上去年纪不大,然而充满力量的身体和那绝非常人可有的气度,对于女性而言恐怕是致命的,哪怕她不是这样会沉湎于爱情的女人,却也在一瞬间便对这个略有些稚气的青年无可自拔——啊啊,如果能够得到这个人,那么所谓的圣杯战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褐发金眸的Rider看着眼前宛如蛇一般柔弱无骨、眼中只剩下自己的女人,那双握住自己手指的双手匀称而美丽,透过黑色的纱质手套,可以看见粉白的肌肤上深色的令咒,半晌后Rider又一次勾起了嘴角:“虽然余并非受你召唤而来,但也不得不承认你实在是足够令人心动的美人,如此惹人怜惜,眼睛也仿佛珍贵的宝石,想必能抗拒你魅力的男人屈指可数……”仿佛咏叹调一般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然而随后他将手一挥,“只不过你的灵魂,实在是太不堪入目了……而且,”


    随着他挥手的动作,那些原本沾染的鲜血飞溅而起,而更可怕的是与此同时,那一双美丽的手竟然应声落在地上,神经牵动着手指还在微微抽搐,然而血已经因为被斩断了大血管而喷涌出来。


    ——“谁允许你这女人碰触余的身体的?!”


    这样血腥的一幕就发生在面前,相比起勃然色变的人类,那些英灵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然而对一个没有表现出攻击性的女性这样毫不怜惜地动手,实在令人无法不震惊,如果不是因为被那股莫名的力量压制,恐怕跪在的几个从者都要直白地表达不满了。


    然而Rider并没有理会这些多少身不由己跪在地上的从者,更没有理会那边甚至连悲鸣都发不出声的女人,他冷笑着看向不远处的Lancer及其御主,黑衣的英灵正因为自己作为王的威严被冒犯而愤怒,然而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无论如何感到震怒,他也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有着如何的力量——无论是单纯以战斗力来计算,还是作为“王”的资格,他恐怕都不在自己之下。


    究竟是什么人,能在曾经的瓦拉几亚、现在的罗马尼亚范围之内,从“王”的意义上压制自己?那恐怕是……在世界范围之内都比自己更加拥有声望的王者……!


    这样的人,究竟为什么会被召唤至这场圣杯大战之中?


    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这位曾经的王思考,那个面上笑着、眼神却结了冰一样的青年摆着仿佛事不关己的态度说道:“余不可能让其他人坐在这个位子上,既然你也不打算拱手让出,不如在圣杯大战前,余等先当着这些……”他看了看那些半跪在地的其他从者,嗤笑一声,“——同僚们的面,来试试同阵营的战斗力,你觉得如何?”


    这是根本不可能拒绝的约战,Rider是当着那些御主或者从者的面提出了战斗的建议,这样的战斗是绝无法避免的,如果Lancer拒绝,那么就等同于他将“王位”拱手让出,即使日后想要夺回这个位置,他自己也再没有这个脸面了。


   于是Lancer紧紧握住自己的爱枪站起身来,步下王座,冷眼望着面前的青年:“余赞同,既然余等都以‘王’自居,不如就用实力说话吧,Rider。”

澪三零:

七夕快乐!!
画了微博点图
总裁轰x酒保卡
在头上开上一枪嘿嘿❤️!

ZOO:

接上次的DC深夜60分題目【年齡逆轉】【二代閃電】及新的【二選一】

小孩走失了,其叔叔及爺爺急得變了畫風(什麼鬼


無賴幫用的N52設定,但Wally和bart只能用pre-52設定

一想到這點......_(´ཀ`」 ∠)_


另外沒人注意到P2的亮點嗎

T-SueR:

萌萌哒,管家与两名小公子
作者叫性感老壳~在微博发现哒😘

【超蝙】Wayne少爷的特殊待遇(甜,部分NC-17)

十四君_枕在大少的翘臀上:

· 傻白甜,欢乐向


· 设定是联盟才成立不久,老爷知道大超的身份,大超不知道老爷的身份


· 又名 如何七天把纯情小记者拐上床




——————正文——————————




周五,正义联盟例会。


“……联盟才成立几周,以上所说的就是我们必须先完成的工作,你们有什么要补充的?”蝙蝠侠关闭了会议桌上的立体投影环视了一圈,其他人都表示没有问题,只是超人似乎不太对劲。


他单手杵着下巴,两眼完全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看来超人这会儿不是Kal-EL而是Clark Kent,再加一副眼镜大概这就是他平时上班的样子了。


“Superman?”蝙蝠侠想让他回神,可是超人太专注自己脑子里的世界了,蝙蝠侠的声音不得不调低些,“Superman”。


“什么?!恩?”超人终于有反应了,可这还是个Clark Kent,“我是说……什么事?”


蝙蝠侠有些不满,“作为联盟主席却在会议上走神,解释一下?”


“没有…..Uh,抱歉……”


“Hey~蓝大个儿,私生活纵欲过度了吗?”绿灯拱了拱超人的肩,后者的脸顿时红透了,结结巴巴地摆着手,“不,不是,我没有!只是……”


“够了闭嘴。”蝙蝠侠不能忍受会议再这样进行了,打断了他们的闲聊,“超人,下次不要私生活情绪带到联盟的工作里。好了散会。”


 


“Bruce少爷,您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有吗?”


“您一直保持微笑很久了,除非是脸部肌肉抽筋,不然这在您穿着这套黑漆漆的蝙蝠衣的时候是极其罕见的。”


Bruce瞬间就把表情垮了下来,都没有发觉自己一直在笑。


Alfred把他的宵夜放在一边的小餐车上,看着工作中的Bruce说道,“少爷,福克斯先生告诉我似乎这周公司来了一位星球日报的记者,并且要为您做一周的跟踪采访是吗?”


Bruce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嗯哼,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少爷,我只是听说这位记者似乎在您那里收到了一些‘特殊待遇’。”


“……我会回去提醒卢修斯不要什么都跟你说的。”


Alfred总是对他任性的一面很无奈,“今天晚餐时间这位记者来了一趟庄园,他说和您约了今晚的专访,当然了您没有在场,因为去和某位小姐出去约会了。”


Bruce终于停下了工作,他知道Alfred要开始说教了。他确实是放了那位记者的鸽子,但也确实认为从那个女人那里套一些情报这件事更重要些。


“少爷,不得不说这位年轻人是个很礼貌的好小伙子,看上去对您并没有恶意也很关心您,可以请您控制下想对他‘特殊待遇’的心情吗?”


“听上去他只来了一趟你就对他有所了解,好吧Alfred,在他在庄园里坐了这几个小时里你还知道了关于他什么?”


“我并没有打探别人私事的习惯,不过,”Alfred回忆了下,“至少我还记得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Clark Kent。”


 


这就是为什么超人在例会上走神的原因了。


上周佩里安排Clark去哥谭采访BruceWayne,整整一周的专访。


反正有钱人都是一样的难搞,Clark本是这样想的,但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好看的有钱人会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一Clark一大早就在办公室外等着,然而BruceWayne直到下午了才懒懒的来上班,当这个公子哥看到办公室前的大个子记者居然一脸疑惑,秘书小姐提醒他他才想起专访的事。


原来他是不记得了吗,Clark对他的第一印象降了很多百分点,这些有权势的人类为什么总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坐进办公室之后就开始了公式化的采访,当他说完一大堆开场白和一系列问题之后,对面的Wayne先生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并且告诉他说,


“小记者,你的眼睛真好看~”


……什么?这个人什么情况?从没人告诉过他采访还会遇到这样的回答……


Clark一瞬间空白了一下,支支吾吾地回答着,“Uh……你的也很美,Wayne先生……”


“Bruce~”


“恩?”


“叫我Bruce,我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


“Uh,好的Wayne先——Bruce,我可以继续采访了吗?”对方点头示意,Clark又把刚刚的开场白说了一遍,问到一半这个人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


“小记者~你喜欢吃什么菜?法餐还是意大利菜?”


“……Excuse me?”


“你喜欢吃什么?等下班我带你去,或者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走。”


“不,当然不!”Clark面对对方兴致勃勃的表情内心哀叹的妥协了,“我是说,好的,我们下班去。”看着对面这个明显不想配合采访的Wayne先生,再一次觉得有钱人确实很难搞定。


至于Bruce,他当然知道这个记者是谁,但是他今天是真的忘记了采访的事,昨晚哥谭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他半夜5点才回到庄园一觉醒来已经中午了,直到在办公室门口看见这个带着粗框眼镜冒着傻气的超人才想起来。


不过逗一逗对面这个会脸红的大个子只是一时兴起,总比在办公室坐着有趣,不是吗?


 


 


周二,Bruce Wayne去和其他董事会成员打高尔夫,Clark一路跟在后面几乎快代替了球童,一面还要在他旁边采访忙里忙外的,几趟下来头发都乱七八糟的翘了起来。这是他在作为超人是没有造型,就连那个以往被披风遮住的结实屁股今天都暴露在深色的休闲裤下。


Bruce打量着身边的Clark,伸出一只手随意拨了拨他乱糟糟的头发,“Cute。”


然后留下了呆在原地的小记者走开了。


 


 


周三,儿童福利院的慈善活动。


Clark依旧像个小跟班一样跟着Bruce,但是并没有过多问他问题。他之前读过Bruce Wayne的资料,八岁那年的事故对一个孩子来说太残忍,他不确定长大的Bruce是否还介怀这些事。通常情况下,作为一个记者应该问问他关于这件事故的看法,但是他认为那样很无人道,没有人喜欢把自己的伤疤一次次揭开,所以选择了沉默。


Bruce注意到了Clark的安静并没有说什么,就在他们回去的路上,Bruce开口了,


“记者,你今天完全没有在工作,比起前两天你今天可什么都没问。”


“我……我只是……”


“省省你的同情心。”


Clark没有料到他的反应,在以往对这个哥谭宝贝的采访中,只要涉及到这个问题,这个人总是很悲伤,至少从报道来看他对这件事依然很悲伤。


对方没有再说话,玩味的表情上好像带过了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冷酷,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Bruce Wayne。


 


 


周四,当Clark再找到Bruce时是在一个泳池party上,对方已经变回了那个花花公子万人迷,让他不禁怀疑昨天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表情可能是个幻觉。


“小记者~你来了吗?那就一起下来吧。”泳池里的Bruce热情地邀请着他,可是Clark站在这个挤满名模的泳池边完全不知所措了。


不过没等他纠结过两秒就被Bruce直接拉进了游泳池,随后上衣也被扒了下来,期间还有黑手在他身上摸了两把,老天,真是糟透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也很公平的看到了哥谭王子的裸体,不是,穿着泳裤的,Clark的脑子只能冒出一个形容词,火辣。


即使这具躯体上遍布大大小小据说是极限运动造成的伤痕,Clark也完全不能否认自己被深深吸引了。所以,当这个词出现的时候,他害羞的恨不得躲进水里再也不要出来,明明身边那么多身材好到爆的泳衣模特,自己却只盯着一个男人而且还觉得很性感。


要知道,在此之前Clark一直肯定自己是个直的。


 


 


周五。哦拉奥!感谢正义联盟的会议!Clark终于可以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一下了。


会议上他开着小差,想起今天向Bruce请假的时候,对方居然什么都没问就同意了,他本来还为了想个周全的请假原因想了一整夜。也对,高高在上的哥谭王子怎么会在乎一个小记者的请假是为了什么事。Clark的脑子被这没由来的失落感搅得一团糟,再然后蝙蝠侠就发现了他的走神,当晚上心乱如麻地去到韦恩庄园后却被告知自己被放了鸽子,因为采访对象跟别人约会去了。


真是糟透了的一天。


 


 


周六,Clark已经习惯了Bruce每天都要到中午了才来公司,他把自己窝在董事长办公室桌对面的转椅里,心里还有些无法平静的焦躁。


突然,一个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小记者~今天这么早就到了?”


是Bruce,他进来的时候自己居然没有发现。还在愣神中的Clark感觉视角一转正对上了BruceWayne那张迷人的脸。太近了,他不由得往转椅里又陷了一点。


如果有谁这个时候进了办公室就能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韦恩集团的大老板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把一个大个子的记者全在椅子里,而那个记者看上去简直像是个被调戏得羞红了脸的小秘书。


“今天看上去没有什么精神,怎么了吗Clark?”


“没事我很好……”Clark用他的小本子试图遮住自己的脸。


而这个和自己几乎要贴在一起的人完全不自知,好像并不觉得他们的动作实在太暧昧,“问么不问问我昨天去哪了?”


“Uh,听潘尼沃斯先生说你有了别的约会……”


这时候Bruce一手已经撑在了椅背上,然后把一只脚嵌进他的两腿之间,完全固定住了他的动作。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浅色完美的唇形,天知道他像着了迷一样得想吻上去,Bruce还舔了下他自己的下唇,他知道这么做会引人犯罪吗?!


椅子里的氪星人已经快大脑当机了,Bruce感到心情愉悦,但是如果被Alferd知道了又要说他给这个年轻人“特殊待遇”。


“是的,我那严厉的管家先生昨天还为此责备了我,作为补偿,明晚来我举行宴会的酒店,宴会之后我给你一个私人专访时间。”


Clark已经不敢想这句话背后究竟有没有更深一层的意思了,因为Bruce越来越靠近,直到他的嘴快要贴上了Clark的耳朵,


“所以,今天什么事也没有了。现在,从我办公室出去。”


 


 


现在是周日的晚上6点。


Clark坐在自己酒店房间的床上,看上去紧张得不得了。距离去晚宴的时间还有1个小时,他并不是作为宾客去宴会,不用去很早,他有充分的时间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Bruce只不过是叫你去采访而已,和平时不同的只不过是有个私人空间,别再胡思乱想了,那样的万人迷贵公子是不会和你这个农场出来的小记者认真的,那只是他已是觉得有趣,那些举动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当时自己真的很想吻他!


Clark自暴自弃地摔进床里,双手捂住了脸。


 


一个小时后终于要出发了,Clark有上上下下查看了一遍,确保了自己比平时打扮得更正式得体些才出了门。


来到会场后,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就找到了宴会的主人,他总是在人群里最光彩夺目的不是吗,Bruce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了几秒他就把眼睛撇开了,很显然他并没有要理会他的打算。看吧,是自己想太多。


Clark在点心和香槟里挨到了宴会的尾声,就在他寻找这个Bruce想问问采访的事的时候,对方却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旁边,吓了Clark一跳,这样无声无息的出现让他想起蝙蝠侠。


他闻上去酒味很重,喝醉了吗?Clark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对方的状态,脸色微微潮红眼神有些迷离,Bruce在他衣服口袋里塞了一张房卡,留下一句“去这个房间等我”后便离开了。


很好,刚刚他们的动作和对话都显示了他们关系的纯洁,一点都不像是要去干点什么的样子。


 


 


Bruce本来没打算把事情发展成这样的。


Alferd说的特殊待遇是因为他和Clark走得太近太像布鲁西宝贝的风格了,看上去Alf很喜欢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他以为自己想借这个人来炒炒布鲁西的花边新闻。


一开始Bruce也只是想逗逗这个作为普通人类的超人而已,但是当他结束宴会推开房门的时候他改主意了。显然Clark一身合身的西装和比平时整齐的头发是精心打扮过的,因为他,紧张地来回在屋里走,因为他,微红的脸显得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更蓝,因为他。所以Bruce改主意了,不得不承认Clark的样子让他来了性致,打一炮这种事对布鲁西宝贝来说很正常不是?


反身关上门,来到Clark面前,Bruce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几乎半身重量都挂在了对方身上,在Clark没反应过来前伸出手关掉了房间的总光源,两人一下子陷入了黑暗里。


“Bruce,我们……”暗自庆幸着在黑暗里对方看不见自己窘迫的样子,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轻轻的舔了一下,


“准备好采访了吗小记者~”


Clark觉得大概是有炸弹在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他试探地楼主Bruce的腰,一点点靠近知道碰触到那张肖想了几天的嘴唇,“所以,我可以开始采访了吗Mr.Wayne?”


Bruce分开了他们紧贴的上半身,然后摘下了Clark的大框眼镜扔到一边,拽住领带把他拖到了床上,翻身压上了,吻住了他的嘴。


不像Clark的小心翼翼,Bruce的吻一向挑逗性感,舌头快速扫过牙关长驱直入,与口腔里的另一条舌头纠缠,舔舐吮吸,直到肺里的空气快压缩干净了才意犹未尽挪开自己。


拇指抚摸着被他吻得湿润的唇瓣,低沉迷人的嗓音在Clark耳边炸开,


“你节奏太慢了,cherry boy~”


 


 接下来走


sy


→ 微博


 


第二天,依旧是正义联盟会议。


看着空荡荡的超人的座位,大家都不敢说话,蝙蝠侠的脸色难看极了。


“有人知道超人去哪了吗?”所有人摇头。


蝙蝠侠压了压火气,再次连了半小时都没有接通的超人内线。


“抱歉,我迟到了……”传送口终于出现了那个蓝红的身影。


“原因。”蝙蝠侠冷冷的开口。


超人看上去有些懊恼,“私人工作的事,实在很抱歉!”


 


Clark何止有些懊恼,他简直懊恼极了。


昨晚和Bruce来过一发之后对方就拒绝了他继续的邀请,好吧,这没什么的,也许真的是怪自己第一次技术不好。他直到睡前都还在幻想明天早晨和Bruce在阳光下来个早安吻的场景,可是半夜的时候他听见了身边的人偷偷起了床穿衣服出了门,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这算什么?一夜情吗?为什么要在12点前就离开,自己就真的这么被嫌弃吗?原来身为农场男孩的Clark Kent想和哥谭宝贝发展一段恋爱关系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Clark心情糟糕急了,迷迷糊糊的睡着,再醒来的时候是客房服务吵醒了他,然后他发现了同样糟糕时事情,正义联盟的会议和今早就该上交的关于Bruce Wayne的采访报告。可是,采访?采访时间被一场一夜情侵占了;Bruce Wayne?昨天半夜走了。


当Clark用上自己各种超能力交完稿子并被佩里破口大骂20多分钟后,他终于赶到了联盟会议。


 


 


蝙蝠侠看着座位上心不在焉的超人脸色一下红一下白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默默的在面罩后翻了个白眼,明明被上的人是Bruce Wayne,怎么搞得像他有什么损失一样。但是看着超人的样子,蝙蝠侠觉得这件事已经影响了联盟的工作,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他决定之后和超人谈谈。


会议结束后,其他人例行离开,蝙蝠侠落在了他们后面,而超人也是,很好,把他留下,然后单独谈谈。


“Kal——”


“灯侠,等等好吗。”他还没喊出口,超人就叫住了绿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方便吗现在?”


好吧,蝙蝠侠没有公开偷听别人谈话的习惯,他只会之后调录像出来看,所以他决定先走下次再找超人。


“Uh……灯侠……你能教教我怎么……”谈话还是传入了正在离开的蝙蝠侠的耳朵,“嗯,让自己的一夜情对象变成恋爱对象吗?”


什么?超人刚刚说了一夜情?


是说昨天的自己吗?


蝙蝠侠觉得事件的发展真的太超过自己的预期了,快步走到传送器上,没有听绿灯嘲笑了超人些什么。他看着这个有点害羞尴尬的Clark Kent,嘴角微微翘起。


 


来吧,小镇男孩,让Bruce Wayne看看你能学到些什么手段。




———————END———————————




PO第一次写肉,所以写得不美味真是太对不起了!




然后再也不想写篇9000+的一发完了,流水账写得脑子都飞出去了

【本亨】One night in Beijing(PWP肉渣)

Sweety我是你的星盾啊: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北京行的脑洞,最近本亨糖多得让人按捺不住。


这是一个好奇本亨两人随剧组来北京的第一天为什么没有消息的脑洞




图链


http://ww3.sinaimg.cn/mw690/6cf63be9jw1f24e5063m0j20c82ccnco.jpg